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

跳山地券

2016-2-10 21:21:57  来源:浙线绍兴网  作者:王世超


【摘要】富盛镇乌石村的一个山坡,自唐末宋初以来,被称为“跳山”。 这与吴越王钱缪年轻时的一段经历有关。 明万历《绍兴府志》云:“土人传为钱武肃王微时贩盐遇官,逃避此山,壁上书‘大吉’字。”其后,清人

富盛镇乌石村的一个山坡,自唐末宋初以来,被称为“跳山”。 这与吴越王钱缪年轻时的一段经历有关。

 明万历《绍兴府志》云:“土人传为钱武肃王微时贩盐遇官,逃避此山,壁上书‘大吉’字。”其后,清人所著《越中杂识》曰:“吴越武肃王书‘大吉’两字,在府城南三十里跳山石壁上。”

一般来说,文史记载均相当简炼,而民间口传则比较完整。相传,钱缪在没有发迹、更不用说成为吴越王的青年时期,干过一段时间的盐贩子。有一天,他遭到官兵的追捕,情急之际逃进长满杂树荆棘的林子,又从一个山坡上跳下,在坡下的树丛中躲过难关。此后,钱缪的人生出现大转机,直至成为统治江浙一方的吴越王。因对那段经历念念不忘,便亲书高40厘米、宽15厘米的“大吉”两字,旧地重返,命随行工匠刻于石坡上。

从此,这山被当地人称为“跳山”,其摩崖石刻被尊为“大吉碑”。

古时是地长满杂树荆棘,后经历代山农开垦,成为一片长势喜人的修竹林,今又修有平坦的曲径小道蜿蜒于其间。人们很难想象青年时的吴越王钱缪能在这里逃脱官兵的追捕。

“地券”与“跳山”是两个概念。“地券”的出现早于“跳山”,但被世人发现则晚于“跳山”。

“地券”是一种学术上的雅称。一般称该“地券”为“建初买地刻石”。它在“大吉”两字以下,全文共20字,字体为隶书:

“昆弟六人,共买山地。建初元年,造此冢地,直三万钱。”

全文从右至左,竖排,分5行,每行4字。据测,总高67厘米,

总宽110厘米。

“大吉”两字以下的“汉时买地券”文字,因何原因在明万历《绍兴府志》中不见记载,在清道光三年(1823)以前也一直未见人提起?有专家分析,因年代久远,山石流落,杂草丛生,致使崖岩下部的文字长期被湮没。

“建初买地刻石”自东汉建初元年问世以后,肯定被不少人先后发现过,发现了又被湮没,是历史上常有的事。

最近这次使“建初买地刻石”闻名后世的是清代金石学家杜春生与吴荣光等。也许这一次“建初买地刻石”被世人所知晓后,它再也不会被历史湮没。

杜春生(1786-1845),绍兴山阴人,系嘉庆十二年(1807)举

人,一生喜好收集书藉,尤喜罗致金石,搜寻碑刻。清道光三年(1823),

他到跳山寻找先世墓地,意外地发现“建初买地刻石”。

杜春生在《越中金石记》写道:“是刻在会稽跳山,郡城东南五十里。癸未(1823)仲夏,余偕兄尺庄觅先世葬地,偶憩兹山,其石高不及二寻,迤逦围十余丈,色黝黑。土人云,有字在石趾,删除苔藓谛视,乃东汉人题祀,为自来金石家著录所未及也。”

其时,杜尺庄与杜春生向村民购得这块山石,并拓了拓片拿去给吴荣光等金石爱好者观看。

吴荣光是广东南海人,在浙江做官,对搜罗古代碑刻拓片十分热心,常以两浙没有汉碑而感到遗憾,接获此信,便兴致勃勃地与杜春生等同往跳山观看。

经辨析考证,他们在刻石北端崖上,刻上了《获石同观题记》,文云:

“后一千七百四十八年,道光癸未,南海吴荣光偕仁和赵魏、武进陆耀遹、山阴杜煦、杜春生获石同观。”

题记刻有边框,高89厘米,宽75厘米,字体为楷书,39字,共5行,每行八九字不等,末行4字。此外,尚有楷书“退思”两字。”

发现“建初买地刻石”的消息很快被著名金石学家阮元知道了,阮元先后两次担任浙江巡抚,时任两广总督,正在编录《两浙金石志》,看到这张拓片,立即将其编入“补遗”编中,并认定此刻石为“汉时买地券”。

当代专家认为,古时土地属帝皇所有,秦汉以来随着土地私有制的产生民间土地买卖现象时有发生,“建初买地刻石”刻于东汉章帝建初元年,即公元76年,真实地记录了东汉时期土地买卖情况,是研究这一时期我国政治经济制度的宝贵的实物资料。

买地券有铅、木、玉石、砖等不同的材体。建初买地刻石利用原始山体刻凿,是买地券中最原始的形式,可说是我国仅有的一块汉代摩崖地券,是浙江省迄今发现最早的摩崖题记。

也有专家认为,这一“汉时买地券”,是时人为入葬者能够在“九泉之下”获得安宁而特刻的,体现的是一种殡葬风俗。

“建初买地刻石”于1963年被公布为浙江省文物保护单位。

1996年,绍兴县文物部门依崖建起一座仿汉代结构的庑殿式石亭,既对摩崖刻石起到保护作用,又突现了摩崖刻石这一珍贵的文物景点。



TA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