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风情 > 旅游胜景

从故乡出发的鲁迅路

2016-2-15 16:25:37  来源:浙线绍兴网  作者:陆钰馨


【摘要】 从故乡出发的鲁迅路 作者:陆钰馨           1你的人生之路

 

从故乡出发的鲁迅路

 

作者:陆钰馨

 

          1

你的人生之路,是从故乡百草园到三味书屋那条狭长的青石板路出发的么?

推开三味书屋关闭的门,童年在石板路上奔跑,拥抱百草园自由的空气,拥抱碧绿的菜畦和蟋蟀的低唱。

一路上,有彩色的幻想,梦想与理想,也有弯弯拐拐的迷茫。

不喜欢压抑与封闭。脚步,踏响追求个性独立解放的人生基调。

        2

携带着如醉的乡愁远行。故乡,为你准备了厚重的行装:“荇水荷风”,又“风雨如磐”。

像一名荷戟的士兵,在寂寞新文苑与平安旧战场间“彷徨”。也像一个布局的棋手,在弃医从文的选择里下注。

以笔作刀,解剖一个社会的生存密码。

以文为方,药力直透一个民族的精神病灶。

你握住的笔杆里,灌注正义、良知和对国民性深刻的反思。

你迈出的步伐里,响彻大禹“理水”的足音。

        3

道路穿过废墟。“剥落的高墙”,挡住了故乡山阴道上的“水中春天”。

视线在扭曲里失色。一些人在当麻木的看客,一些人变着法子骗人,而另一些人在掩耳盗铃。

什么样的锋利能逼近事物的真相?过村过店,你用留言的方式替“求乞者”画像,给阿q立传,为鲁镇的祥林嫂“祝福”……。这种从灵魂深处发力的文字运动,笔锋如刀,势如破竹。

一篇故事,一个脚印,一块路标。你为自己的人生加注的,都是欧冶炉铸造青铜越剑的经历。

         4

一个写《夜颂》的人,“有听夜的耳朵,有看夜的眼睛”。你喜欢听黑暗中猫头鹰的“枭声”,看乌鸦张开两翅飞翔。你把对黑暗的理解,赋予“旅隼”的笔名,装入有红线条的黑色书包里。夜的深沉,会加快黎明的速度。路总是“从只有荆棘的地方开辟出来的”。

“爱人赠我百蝶巾,回她什么:猫头鹰。”夜幕下,猫头鹰在飞。不祥与叛逆是反抗黑暗的力量。生命的哲学如“野草”般生长。黑色让你想到那个在魏晋暗夜里打铁的嵇康,信仰足以应付道路的坎坷,去肩住“黑暗的闸门”,让年轻人到“宽阔光明的地方去”。

所有的长夜,都是你发光发热的“春时”与良辰。

          5

世间本没有路。“生路就像一条灰白的长蛇”,蜿蜒而来。

这可是你童年时在百草园里看到的那条蛇么?

你属蛇,与蛇有缘。你喜欢讲“白蛇娘娘“的故事,把崇尚描成笔记本封面蛇与鹰组合的图案,把境界留在卧室镜台“夏娃与蛇”的木刻里。

对真理的上下探索,蛇形般的蜿蜒曲折。

对封建势力的搏击,蛇噬般坚决发狠。

对新文化运动的执着与韧劲,蛇缠般不离不弃。

艰苦卓绝的征途,在蛇的修行里,不再陌生与遥远。

        6

在北京严冬的肃杀里,“风筝”,是你的乡思凌空浮动的翅膀。

你的视野在故乡的草地上返青。沙沙的风轮声,唤醒少年的胡塗,却又被小兄弟的忘却所颠复。

在不自觉的扼杀与麻木中觉醒。你用解剖自己的力度,将折断的胡蝶风筝的翅骨重新接起来。

冲破“寒威和冷气”,让人性与童心一起松挷。当希望的风筝在春风里高高飞翔,你看到前方道路的两旁“杨柳发芽,山桃吐蕾。”

        7

你熟悉故乡会嵇山盘旋而上的山路。你坚信:生命的路,总是“沿着无限的精神三角形的斜面向上走”。

向上走,必须摆脱冷气。而你的梦还在冰山间奔驰。冰谷里珊瑚枝般“死火”的冷气,将你的手指焦灼,但你熬着,因为还有新文化温热的惊醒与朋友的鼓动。

与其冻灭,不如烧完。你的诗歌与杂文喷着火苗起舞,将复燃的死火舞成一簇簇温热的“红彗星”。

夜之黑,在你的燃烧中打开光明的窗口。

路之长,在你的燃烧中呈现向上的阶梯。

        8

你人生的窗台上,总有一盆花,一盆用故乡的土壤培植的兰花。

椒焚桂折,芳馨远遗。“伤逝”的痛惜,在你心里的一处口子流淌。

“插竹编篱好护持。”你用文字编成的竹篱,阻挡封建专制荊榛的蔓延,围护“小粉红花的梦”。 一笔一划,蘸着含血的时光书写。一挑,是横起的眉,冷对千夫所指。一捺,是俯下的头,甘为百姓之牛。

你在“秋夜”的烛光下,精心复制兰花的语言。一颗素心,遗芳在空谷幽岩。

         9

一个旧世界的“过客”,遇到七十岁的老翁和十岁的女孩,告诉他们:你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

你说,不要走回头路,因为回去有“驱逐和牢笼”。不要在“歧路”与“穷途”面前像墨翟与阮籍那样恸哭而返。甚至不要小女孩一片破布的布施。摒弃牵累,你与十三年治水“三过家门而不入”的大禹祖先心心相印。

懂得死亡与反抗绝望的人,他的脚步是无法停止的。

你在路上。即使“脚走破了,有许多伤,流了许多血”,依然不停歇地向前走。

你始终在路上,生命不息,战斗不止。

        10

一条天下闻名的鲁迅路,用近千万的文字反复誊写,写出“立人”的路名,写出人道主义的路基,写出通向光明的方向,写成中华民族新文化的模样。

生命的博大与深刻,在这条路上打开一个“可以大笑,可以歌唱”未来的憧憬。

130年后的今天,你的铜像屹立在故乡鲁迅路广场。你看到走过的路上阳光正灿烂……

 


TA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