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礼堂 > 莲花书场

回娘家

2016-2-18 22:42:21  来源:绍兴莲花落创作室  作者:王云根 杨乃浚 胡兆海


【摘要】  回娘家 (取材于传统莲花落《娘家节诗》) 王云根 杨乃浚 胡兆海     [注:初稿完成于1982年。当年

 

 

回娘家

 

(取材于传统莲花落《娘家节诗》)

 

王云根 杨乃浚 胡兆海

 

    [注:初稿完成于1982年当年组织本节目创作的马来法先生30年后议修改部分唱词王云根又执笔修改]

竹板的笃琴弦起,

我一人上场唱台戏。

暂不表,《阿Q正传》《孔乙己》,

也不唱,越剧绍班鹦歌戏。

    我唱啥西呢?唱段地方曲艺——绍兴莲花落。要晓得鲁迅先生小格辰光,也欢喜看偶格莲花落。今朝我唱段节诗《回娘家》。

唱的是,绍兴农村里,

历来是,婆媳关系难处理。

媳妇阿婆伤和气,

拍桌打凳掼东西,

勿懂文明勿讲礼,

双方都说自有理。

媳妇是,只想阿婆像妈咪

一日到夜服侍伊

烧好茶饭洗好衣,

熬熬省省都归伊。

婆婆是懊悔来不及,

早晓得讨进媳妇要淘气,

倒不如儿子还是嫁出去,

有囡还是招女婿。

只因为婆媳勿和常淘气,

人家屋里勿顺利。

倘若是,婆媳和睦人心齐

福寿双增有利。

今朝我唱段娘家戏,

两个媳妇作对比。

小书出在何方地?

出在绍兴平水斗丘里,

斗丘有位翠姐姐,

娘家平桑园地,

桑园嫁到斗丘里,

日夜想回娘家去。

只因为平水斗丘有规矩,

新媳妇要三年以后好归去

翠姐姐,日等太阳快落西,

夜盼雄鸡喔喔啼,

春去秋来换节气,

三年媳妇勿容易。

等到第四年正月里,翠姐姐想回娘家去。

半夜三更鸡未啼,

翠姐姐,坐等东方白肚起。

打开箱子摸错衣,

拿来衣裳当裤系。(吱)

梳妆打扮落楼

“婆婆呀,今朝我要回娘家去!”

娘喂,正月娘家勿能去

村里要做十八日灯头戏,

若有客人到屋里,

烧茶煮饭全靠你。”

婆婆说话有道理,

要回娘家二月里。

翠姐姐,起早落夜做事体,

转眼已到二月二,

心想早饭吃得去,

魂灵已在半天飞,

水桶掼在溪沟里,

米淘箩扑哒咚汤锅里,

走出门口大道地,

一只乌小鸡,

婆婆讲伊勿吉利,

二月娘家回去。

三月里,出门丈夫回屋里,

四月里,上山摘茶来勿及,

五月种田要施肥,

六月热勿能去,

七月翻箱晒棉被,

八月已经秋风起,

棉袄棉裤做勿及。

九月里,疙嘴小叔有事体,

“嫂嫂喂,我十月要做‘毛脚婿',

你给我大衫做件去。”

“小叔呀,今朝我要回娘家去,

大衫叫姆妈去做去。”

啧啧,姆妈做来我勿欢喜,

嫂嫂做来我蛮中意。”

翠姐姐,手拿料作回房里,

一颗心早回娘家地。

伊道纽扣钉在背脊里,

喔哟哟,纽攀钉在小肚里,

拆落钉上,钉上拆落,

大衫做好在十月里。

十月娃娃落了地,

宝宝取名叫“四喜”。

“婆婆呀,今朝我要回娘家去,

望我爹娘和兄弟。”

大娘喂,看望爹娘有道理,

总要满月好归去。”

十一月,娘家仍旧勿能去,

十二月,鹅毛大雪纷纷飞

娘家有人到村里,

登门来找翠姐姐,

姆妈有吩咐,

有急事甮归去,

已经出嫁配夫郎,

只望你,孝顺公婆敬夫婿。

翠姐姐,转一想生了疑,

为什么,要我安心夫家甮归去,

不知爹娘如何样?

我定要回家看仔细。

    等到大雪烊完,已经是第五年正月底!

翠姐姐,心急火燎要归去,

由他丈夫叫来两个堂兄弟。

    “宝林哥,建庆弟我老婆四年勿回娘家,今朝是头帮我送送归去,则要当大客人看哉格要给倷嘴巴吃得油卤卤归来。”两个堂兄弟用一乘眠轿把翠姐姐抬回桑园里。“嗨!嗬!”

伊妹妹四喜娃娃抱手里,

伊爹爹开出后门割菜去,

伊弟弟夹网一背抲鳑鮍,

伊哥哥薄刀一拿要杀鸡。

翠姐姐,勿见娘亲来看伊,

一寻寻到房间里。

姆妈困在眠床里,

见阿囡,又落眼泪又欢喜。

喜的是,亲生阿囡回屋里,

悲的是,有了媳妇常淘气。

暂不唱娘囡相会在房里,

要唱伊嫂嫂有嘎私利:

防得姑娘偷东西,

甏头甏脑盖盖齐,

铜勺藏在汤锅里,

火锨塞进灰仓里,

三脚两步上楼

箱子大橱锁勿及。

耳听楼下要杀鸡,

关紧房门落楼去:

人家穷到溚溚

勿许你杀鸡摆阔气!”

随手夺牢老母鸡,

你夺来,我夺去,

毛毛夺得瘌稀稀。

抬轿两个堂兄弟,

旁边看得呆酥起——

    “宝林哥!斗丘里杀了吃,哪格倻这里扯煞吃!”

    大概扯煞吃格鸡,味道鲜格!”

灶头嫂嫂在夺鸡,

房里惊动翠姐姐

走出房门看仔细,

两眶热泪咽肚

“姆妈呀,嫂嫂对我有势利,

猜得出,她平如何对待你。

姆妈呀,你尝尽了婆媳不和苦滋味,

因此你,我孝顺公婆敬夫婿。

姆妈呀,我自从嫁到斗丘里,

娘囡相会在梦里。

茶不思饭无味,

想回娘家想回娘家我是勿容易,

想勿到,今朝回到娘家地,

反为你娘亲添是非。”

“阿囡呀,我看你还是原轿来原轿去,

过几天,我到斗丘来看望你。”

“姆妈呀,见面又与娘分离,

女儿懂得娘心意。”

“哥哥呀,勿要为我再杀鸡,

杀鸡一定要淘气。”

“嫂嫂呀,嫂嫂呀,百样事情我能依,

临别有话恳求你,

只因为,哥哥忠厚我哥哥忠厚他像爹,

弟妹幼小勿懂理,

母亲若有亏待你,

总要你嫂嫂原谅伊。”

“姆妈,我去哉。”

“阿囡,阿囡娘格肉喂……可怜肉,肉……”

翠姐姐原轿回到斗丘里,

进房独自流眼泪。

    抬轿两个堂兄弟,在伊阿婆面前把翠姐姐回娘家倻所看到,特别伊嫂嫂如何对待阿婆情况也讲了一遍。称赞翠姐姐是个好媳妇。“快你去劝劝伊,去劝劝伊。”

阿婆她,耐心耐安慰翠姐姐,

翠姐姐,从此更加孝敬伊。

转眼间,十年

嗨,十年媳妇当婆,

翠姐姐,两代子孙抱勿及,

伊屋里子女个个蛮争气

有读书务农做生意,

还有修桥铺路搞设计,

邻舍家,都话太婆了勿起。

去年出国坐飞机

今年记者采访伊

庆贺百岁演社戏

四代同堂乐无比

朋友们,若有机会到绍兴去,

我陪倷到斗丘去望望伊。

 


TA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