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礼堂 > 莲花书场

阿Q进城

2016-2-25 18:55:52  来源:绍兴莲花落创作室  作者:王云根


【摘要】 阿Q进城 (根据鲁迅先生名著《阿Q正传》编写) 作者:王云根 历史悠久绍兴城,土特名产数勿清。鉴湖美酒香又醇,乌干菜霉豆腐称佳品。还有那鲁迅笔下风土情,艺术典


 

阿Q进城

 

(根据鲁迅先生名著《阿Q正传》编写

 

作者:王云根

 

历史悠久绍兴城,

土特名产数勿清。

鉴湖美酒香又醇,

乌干菜霉豆腐称佳品。

还有那鲁迅笔下风土情,

艺术典型世界闻名。

孔乙己,穷困潦倒度残年,

祥林嫂,命运凄惨实可怜,

阿gui这人物顶有名,

今朝我,唱一段《阿gui进城》。

阿gui是啥人?就是鲁迅先生小说中《阿Q正传》中的阿Q,因为是桂花的桂还是富贵的贵搞勿清爽,所以鲁迅先生就用英文字母“Q”来代表阿gui的gui。

有些同志要:鲁迅先生小说中没有正面表现阿gui进城。对!这就是曲艺格特点,可以正面表演。列位同志,请静听一二!

绍兴有个未庄格农民叫阿Q,

穷得个只有名字呒有姓。

只因为,年过三十想老婆,

向吴妈求爱喔唷唷唷大祸临,

赵太爷,未庄勿许他立足,

他是无处帮工难生存。

这一天,勒紧裤带进城去,

要开开眼界把活路寻。

嗨嗨,城里头到哉!喔唷——

石板小路一条条,

两旁店铺木佬佬。

茶食店里吃食多,

桂圆荔枝加黑枣。

红绿酥糖咸烧饼,

金枣桃酥加香糕。

豆浆馄饨菜沃面,

松花麻糍条头糕。

甜酒酿,香喷喷,

肉馒头,热气冒。

城里到底比乡下好,

城里头到底比乡下好。

“好吃格东西有许多哒!(抹嘴角,揩口涎水)不过,我晓得格,要铜钱买过才好吃格……我还是先帮人家做生活,等铜钱赚来哉,城里头格东西都要给伊尝尝哒来!”

“嘿嘿嘿嘿,店王,我会摇船格,你屋里要勿要摇船?”

“去去去,叫化子!”

“老爷,你屋里要勿要舂米?”

“你眼睛生勿生?勿看看这是啥地方!”

“老爷,你屋里总有些事情要人帮忙。我……我气力是有格,你叫我做啥事情,我就做啥事情。”

“我门口头还缺一副对联,你对联会勿会写?”

“我……我字勿认得格。”

“底子勿兜,死开去!”

“哎——

我只道城里总是胜乡村,

哪晓得,城里格生计也难寻。

拾个烂冬瓜,

活啃活咽吞干净。

一餐夜饭算落肚,

不知何处可安身?

一走走到城隍庙,

城隍小庙破粉粉。

东倒西歪困满人,

一心想,寻个角落过一夜,

忽听有人喝一声。

    “喂喂喂,你晓得这是啥人格地盘!”

阿Q抬头一看,原来是一个叫化子。嘿,怕你啥西?难道好困,我勿好困!刚想角落头蹲落去,“别”叫化子已经把阿Q推出门外。“砰”庙门一关。

阿Q连忙上前:

  “哎哎,开门!开门!……妈妈的,有趣煞哉!这是讨饭坯困困格地方,说老实话,我还勿要困啦!”

一身晦气跟得紧,

讨饭坯,饭坯也将我欺凌。

夜已静,更已深,

我只得,庙檐底下暂栖身。

在未庄,我土谷祠里好困觉,

到城里,我连困觉格地方都呒处寻。

早知进城吉利,

我还是,仍在未庄过光阴。

想困熟,困勿熟,

弄堂风,吹得我浑身冷冰冰。

庙角落里有个石墩子,

伊道抱起放落,放落抱起好暖暖身。

抱石墩,抱得肚皮刮心饿,

只盼望,盼望天色快放明。

一盼天色快放明,

好晒晒太阳来暖暖身

二盼天色快放明,

帮工好去寻主人,

三盼天色快放明,

勿吃东西我难过门。

雄鸡喂,为啥还勿肯啼?

勿啼,勿啼,勿啼,我也只好来动身。

脚软手懈到街上,

街上一片黑沉沉,

走投无路呆瞪瞪——

    这辰光远远传来一阵敲锣声“嘡!嘡!嘡!”

    “胡!胡胡!”

    哎!丁字街口,斩杀犯人,大家快去看啰!走走走!”

一班衙役将人赶,

阿Q他,糊里糊涂往法场行。

但只见,一位老爷坐中央,

两名刽子手,杀气腾腾。

绳捆索绑一犯人,

昂首挺胸有精神。

阿Q他,心想上前看灵清——

  只见一个刽子手把刀一举。“哗!”看杀头这班人吓得往后退去,给阿Q让出一块交关宽敞格地方。

阿Q他木知木觉蛮高兴……

    “妈妈的,我阿Q做人做到如今,本来已身无立足之地,想勿到在这里让我独个人占大格块地方,实看起来,我运气着实有哒来!”

阿Q他,舒舒服服看杀头,

可惜是,肚皮仍旧叫声声。

    “妈妈的,杀头看看,肚皮越饿哉——我还是到街里再去看看。咦!店门都开哒哉。许多好吃格东西,为啥都呒有我格份!”

忽然见一个小讨饭在缓缓行,

手拿烧饼吃得蛮高兴。

阿Q他肚皮饿得实难熬,

口流水,十足咽得大半斤。

四面一看无旁人,

一把夺过大烧饼。

小讨饭,瞪着两眼叫皇天,

阿Q脸上露笑影:

“妈妈的,老子天生两只手,

摇船舂米样样精,

只因有力无处使,

我做好人勿如做恶人!”

这旁边,阿Q他狼吞虎咽吃烧饼,

那旁边,小讨饭眼泪汪汪好伤心。

这辰光,茶食店里走出一个人,

身材彪悍,脸色梗青,一双眼睛凸凛凛。

道这老倌是啥人?

伊就是,城里格贼骨头有名声。

将阿Q引进小酒店,

八只小菜摆上桌,

两壶老酒满杯斟。

当夜晚,阿Q跟着贼骨头,

穿街过巷悄悄行。

贼骨头爬进围墙里,

阿Q奉命在墙外等,

里面扔出包裹来,

阿Q外面来接应。

    “这……这是来哒做贼哉?这个行当犯真勿得格!……可如果勿干,勿干干啥西去?靠啥西来填饱肚皮?肚皮要紧。对,做人、做人大概有格辰光也免勿了要做做贼格!”

心已,思已定,

吃饭这桩事体顶要紧。

硬着头皮做接手,

心里总归有些险凛凛。

这一日,围墙里面起响声,

阿Q墙外吓煞人,

两只包袱忙夹紧,

三脚两步逃出城。

心想还是回未庄,

未庄仍旧难做人。

待到那,辛亥革命枪声起,

阿Q他,手舞足蹈蛮高兴。

谁知江山虽然名,

世道仍旧暗沉沉

可怜糊里糊涂坐牢房,

二次进城送了命。

    听到这里有些同志熬勿牢要问:过去格穷人是实一副命运,现在格农民又是如何样子了呢?呶,如今绍兴,农民进城,饭店里顶好格小菜要归他们点!旅馆里最高级房间让他们挑选。有句话:吃讲营养,住讲宽敞,穿讲漂亮。跟过去是大勿一样!

时代车轮在前进,

今非昔比路光明。

哎——

阿Q也是绍兴人,

生不逢时受苦辛。

转眼过去百把年,

如今是,做人要算绍兴人。

 

 



TAG: